当前位置:主页 >科室新闻 >医院动态 >

亚洲欧洲偷拍自拍黄色图片 _老沈聊戏:中国京剧院的“金派三奎”

发布时间:2019-08-25 01:10:39   浏览次数:   来源: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

当年中国京剧院有三位实力雄厚的铜锤花脸—王泉奎、娄振奎、赵文奎,人称“铜锤三奎”。把这三位放在一起,除了他们的名字中都带奎字的巧合之外,最为难得的是三位均是金少山金派艺术继承人,因此也被称中国京剧院的“金派三奎”。

从年龄、资历和成就上看,王泉奎是老资格,娄振奎、赵文奎同他并不在一个档次。

老沈聊戏:中国京剧院的“金派三奎”

王泉奎生于1911年,比娄、赵整整大一轮。从小喜欢唱花脸,1928年投师下海,拜在了张春芳先生门下。张师父是“长春班”坐科出身,师父一生收有不少弟子,都是排“奎”字的,“泉奎”这个艺名就是拜师时由师父给起的。拜师后的第二年,师父领着他去找杨小楼的姑爷刘砚芳,想到杨的班社里“效力”。刘先生原本唱老生,后专做了杨小楼戏班的班主。刘先生能拉一手好胡琴,那天便亲自操琴给他吊了一段《锁五龙》。刘先生连声称“好”,即对他师父说: “下礼拜就上买卖吧! ” 这样,王泉奎进了杨小楼的班社。

当时正值京城舞台上铜锤花脸青黄不接之际,王泉奎搭班很多,更得以与一些前辈名家同台,获益匪浅。

1931年,他搭尚小云的“重庆社”演出。此时谭富英正给尚“挎刀” (挂二牌) 。三个人唱的调门合适,尚小云提出合演《二进宫》。于是在“哈尔飞” 戏院 (今西单剧场) 演出了一场。由于此剧在当时掩迹已久,乍一演来,十分轰动。到1935年,谭富英自己组织“扶椿社”,独挑大梁,他找王泉奎商量:“咱们能不能把《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这三出拴在一块,连起来唱? ” 王说:“恐怕我顶不下来! ” 谭一再恳求试试,王就答应下来了。头一场演于吉祥戏院,谭富英扮杨波,王泉奎演徐延昭,旦角是王幼卿。三出戏连着唱下来,谭富英非常满意,观众更是欢迎。连演数场很是叫座,从此《大·探·二》就唱红了。

解放后,王泉奎加入中国京剧院,开始了在国家剧团的演剧生活。

老沈聊戏:中国京剧院的“金派三奎”

娄振奎(1923—1980)北京人,其父开澡堂为业,家境殷实。娄振奎自幼嗜剧,常以花脸自娱。父随其志,聘请名净李德奎为其开蒙。李德奎曾为金少山“松竹社”大管事,见娄振奎嗓音洪亮宽厚,与金少山相似,便以金派传授,娄振奎刻苦钻研金派艺术,并正式下海。娄振奎下海后曾搭杨宝森、谭富英班社,起先在京演唱并不得意,因为彼时金少山在京大红。娄振奎遂赴天津、上海等地演出,崭露头角。由于其嗓音极为宽亮厚实,又唱的是地道的金腔儿,所以声名日隆。由于娄振奎本为票友下海,其人身材又极为肥胖,又拜在名净陈富瑞门下锻炼武功身段,故虽然肥胖,但舞台上一举一动也颇为灵巧。

娄振奎解放后加入中国京剧院,长期与李少春、李和曾、杜近芳、袁世海等合作。其改编演出的的京剧《敬德装疯》成为其代表剧目。中国代表团赴罗马尼亚参加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第四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娄振奎京剧清唱获三等奖。

老沈聊戏:中国京剧院的“金派三奎”

赵文奎,生于1921年,比娄振奎小两岁。论嗓论唱,不弱于王(泉奎),娄(振奎),但出道较晚,知名度较低而已。1950年,李少春之新中国实验剧团演《智激美猴王》于北京长安戏院,袁世海饰黄袍怪,李幼春饰猪八戒,赵文奎饰演宝象国王一角,属于高级班底。此后还在李万春的班社唱过一段,也不过零碎角色而已。后调入中国京剧院,初期依然默默无闻,叶盛兰排《周仁献嫂》,遵循原本,头场先上四名征蛮的老弱残兵,是清一色不勾脸的花脸演员—董鹤春、杨少龙、林盛竹及赵文奎,依然是龙套地位。

李和曾领导的二团铜锤缺席,赵文奎加入始得崭露头角,他与李和曾合演《将相和》,《二进宫》等胜任愉快,赵文奎之嗓,高亮洪厚,在《二进宫》中以高八度拔唱“进前来听老夫改说一桩”的“进前来”三字,奇峰突起,触耳惊听。偶演《敬德装疯》等主戏,虽列开场,亦博众赏。副院长、党委书记马少波在一次调整工资的报告会上,郑重提出:“文奎同志,艺高位低,应升三级”。从此,他与李和曾所倚重的架子花脸景荣庆,在二团呈双雄并峙之势。

李和曾排演国庆献礼剧目《摘星楼》,赵文奎饰姜尚一角,在伐纣点将一场之【唢呐二黄】与李和曾之黄飞虎、江世玉之周武王,分句合唱,气充力沛,实大声洪,既造气氛之庄严,复标声腔之雄伟。排戏之初,众人担心其能唱唢呐否。当场唢呐一鸣,他开口即达“乙字调”,李和曾、江世玉齐说:“冒了!冒了!”原来唢呐已降为正宫调,赵笑答:“我是试唱,非自高也。”此场生、净、小生三个行当的唢呐合唱,犹如三鹤凌霄,声自天来也。

1958年院团调整,“三奎”各有归宿:王泉奎去三团辅佐李宗义,王李是老搭档,李宗义唱《斬黄袍》《逍遥津》,王泉奎的郑子明和曹操充分展示金派花脸的特点。但是,三团主要精力放在排新戏和《洪湖赤卫队》等现代戏上,王虽然也有角色,但金派特色难以展示了。

赵文奎在二团与李和曾、张云溪、张春华等合作。二团以排大型群戏为主,如《三打祝家庄》《猎虎记》《凤凰二乔》《三盗令》《五鼠闹东京》,他在其中均有份量不同的角色扮演。不过,展示其金派特点的还是与王玉敏合作的《遇后龙袍》、与李世章合作的《五台会兄》等前面垫场的折子戏。其间,赵文奎与叶盛兰曾合演《飞虎山》,并有现场录音传世,弥足珍贵。

娄振奎在一团任铜锤,辅佐李袁叶杜,演出传统戏和新编戏。最有特色的是与李少春、袁世海合作的《打金砖》,这是李少春的拿手好戏,娄振奎以金派铜锤扮演姚期,与裘盛戎的姚期相比是另个味儿,为此戏增色不少。娄振奎在《响马传》中的单雄信、《西厢记》中的惠明、《九江口》中的胡兰、《白毛女》中的虎子均有不俗表现。

总的来看,娄振奎极尽“绿叶”之功效,但毕竟缺少主演的机会和锤炼,尚缺大家之风。李少春曾想排《秦香莲》捧捧杜近芳,设想的阵容是,杜近芳去秦香莲、他本人去王延龄、叶盛兰以小生扮陈世美、袁世海以架子花扮韩琪。这都是吸引人的亮点,谁来压场垫底的包拯呢?袁世海推荐娄振奎,但李少春摇了摇头,最终放弃了排练《秦香莲》的计划。李少春的考虑不无道理,娄振奎以铜锤花脸应工包拯似乎顺理成章,但是从演员声望、驾驭演出的功力来看,他显然还欠一个档次。

“金派三奎”在中国京剧院独掌铜锤花脸之江山,这在“十净九裘”渐成气候背景下,也算“奇迹”。因为裘派传人甚多,而偌大的中京院竟然罕见,只有三团的夏韵龙是裘派弟子,但基本上不演裘派剧目。

中京院是创排新戏为己任的示范院团,因此创新剧目要高于流派发展,这多少限制了流派艺术的深化和提高。因此,中京院的“金派三奎”还达不到“金派三杰”的高度。

分享到:

1、版权所有: 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未经许可不得使用、转载、摘编。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的作品,均转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站致力于提供正确、完整的健康资讯。本站所提供的任何健康资讯,仅供参考,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如自行使用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隶属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具有值得骄傲的历史,她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是我国最早成立的整形外科专业学科;其老一代整形外科大家朱洪荫教授、王大玫教授、孔繁怙教授等堪称我国整形外科事业的奠基人,为新中国整形外科从零起步,由弱到强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更多】

010-82266291(手术)

010-82266290(微创)

    更多>>

三院整形手机APP

下载安装:    

三院整形微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49号 电话:010-82264249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 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摘编 京ICP备05082115号-7 京卫网审[2012]第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