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科室新闻 >医院动态 >

唯美都市校园 _法庭实录:你在垃圾分类哪一层?

发布时间:2019-08-19 00:27:50   浏览次数:   来源: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

7月1日起,上海强制执行垃圾分类。

干垃圾、湿垃圾、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很多网友针对垃圾分类讨论得热火朝天,殊不知,在国外,很多国家已经在严格执行垃圾分类的条例。

本文作者生活在荷兰,她曾在法庭上,真正被垃圾分类整懵圈了……

法庭实录:你在垃圾分类哪一层?

01

2019年2月的一天,我照常打开家里的邮箱,发现有一封来自法院的信件。

打开后,里面竟然是一封正式的传票,要求我跟法院预约时间出庭!信件需由我亲自签字寄回,并等待最终确定出庭时间的传票再次寄来。

我一头雾水,本人向来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虽然经常觊觎荷兰路边的大天鹅抱回家炖了,但实际上并未曾伤害过一草一木,怎么就被告了呢?

再次查看传票,告我的是社区警察局。如此一想,事情要从四年前说起……

2015年7月,我刚到荷兰不久,住的是海牙的Rijswijk区的一个单间公寓。

海牙虽然是荷兰的行政中心,但物价在荷兰南部中算是偏低,加上2015年是大量难民涌入欧盟的时候,交通位置便利的Rijswijk区成为了政府安置难民、难民家属、以及低收入群体的首选。

自打我搬进去便发现周围的邻居都是中东裔和非裔。那段时间,德国和瑞典都爆发了不少难民们引起的社会事件,甚至还有一些恐怖分子混在难民中,试图危害社会。

住在这样一个被“难民”包围的小区,我甚至不敢在太阳落山后回家,每天都战战兢兢,马不停蹄地准备搬个新家。

然而,在我慢慢接触了自己的邻居之后,我发现他们中的大部分都非常友好,进电梯总会跟人问好,如果看到即将走来的人,会挡在大门口的电动门处,减少后来的人再掏钥匙开门的麻烦。

荷兰的垃圾分类做得非常完善,在全世界也能排上前三,每个小区都有几个扔垃圾的区域,分别被分类成“厨余、玻璃制品、木制品、纸类、塑料类、和有害垃圾(包括化学物质、电池、放射性物质的垃圾)”。

这些箱子很深,足够储存小区居民每天投放的物品。

居民每天倒垃圾前,必须做好分类,甚至细化到,在丢玻璃制品的时候,要按照垃圾箱的洞的颜色丢进相应颜色的玻璃制品,例如绿色啤酒瓶丢进绿色的洞,透明的玻璃盘子丢进白色的洞。这是有多细致?!

法庭实录:你在垃圾分类哪一层?

看,荷兰的垃圾分类已经细化到颜色分类,但是似乎不如国内美观。作者供图

在丢垃圾的时候,我们都要拿着一张电子卡刷卡开箱,垃圾桶在每天21:00-----7:00时自动关闭系统,防止垃圾掉落的声音影响居民休息。

每一份扔进箱里的垃圾都有电脑记录,同公共停车场的系统类似,可以依据我们的刷卡记录被查出,如果丢错了被查出来,可是要罚钱并处罚社会劳动的!

这件事,在我最初搬进的时候,房屋协会寄来的“住房须知”写得清清楚楚,我也一直按照规定,乖乖做好垃圾分类。

02

可是,在我入住一段时间,我经常看到有人把大型的“垃圾”直接堆在了垃圾箱旁边,比如废弃的床、书桌、书柜、茶几等等。

这些“垃圾”并不全是破旧的,甚至有些非常新,跟商店里的没什么两样,也被人摆放在垃圾箱旁。

由于我的邻居们都是低收入群体,我就看见一些非裔或中东难民们去垃圾箱旁挑挑拣拣,把自己中意的东西带回家。

我从不认为这是“违反规则”的一件事,反正物尽其用了,环保还节约,相当于变相扶贫,还省了国家的行政费,多好!

渐渐地,我也习惯了这一波操作。

2015年11月,代尔夫特的宜家搞“黑色星期五大酬宾”,许多家居用品以超低折扣售出,当时还在上学的我和同学们过去赶热闹。

一天下来,我买了两推车的厨房用品和床上用品,付了钱让宜家代送。

三天后,东西送到,宜家用又结实又漂亮的纸盒整整齐齐地为我包装了六箱子送来,待我归整完毕,想去扔垃圾的时候,这六个箱子让我犹豫了:

若是不扔吧,我的寓所这么小,也放不下六个箱子;若是扔了吧,质量这么好的纸壳箱子,若是去超市买,要不少钱,这在国内拿去卖纸壳,也能挣个买菜钱不是?

突然,我灵机一动:把箱子摆在纸质垃圾箱旁边,给那些有需要的人用呗!这样既不占家里的空间,又能废物利用,为真正需要这些箱子的人免费提供方便!

说干就干!当时是星期一,我们小区每周三和周六会有清洁公司的大车过来收垃圾。次日,也就是星期二,我放在垃圾箱旁边的六个箱子就只剩两个了,显然,其余四个应该是被人挑走了。

物尽其用,我表示很开心。

然而,后面的我就悲剧了!

仅仅过了两天,家里迎来了第一批客人,就是传说中的两位“片警蜀黍”,带着一张97欧元的罚单出现在我家门口!

警察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向我说明了前来的原因——

我,尊敬的马小姐,星期三在垃圾箱边上堆放两个纸箱,违反了荷兰王国垃圾箱分类管理法第八条,每个纸箱罚款47欧元,两个94欧元,加上3欧元手续费,共97欧元!

可以现场交钱,现金或者POS机刷卡,也可以照罚单上的社区管理处的银行地址转账,多种交钱途径随我挑,自由而民主。

稍后,社区也会对我的“违法”行为作出处罚决定,通常情况下是罚一整天的社会劳动,比如除草、清理敬老院等等,如果我怀孕、残疾或者患有某些疾病,可以申请免除劳动的处罚,是否通过就另当别论了。

法庭实录:你在垃圾分类哪一层?

03

我听完之后脑中简直一万只蜜蜂飞舞,平时看那么多人“随手”摆放大型家具也没事,怎么我放了俩纸箱就要被罚个小100欧?

于是我问:“我每天都看到垃圾箱旁边堆着很多家具呢,那些都要罚吗?你怎么知道这两个纸箱是我的呢?”

片警叔叔不失礼貌地微微一笑,掏出了当时拍摄的“证据”,把图片放大之后念了起来:

“某年某月某日10:00-13:00送至某某地址某某号,收货人Xiaoling Ma。小姐,这是你的宜家送货箱子吧?虽然平时也有堆在一边的物品,可贴上门牌号和姓名的,这么明目张胆,你这可是独一份儿呢!”

看来,这箱子的归属问题是赖不掉了,可我的初衷是好的呀,况且97欧元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呢!

我知道荷兰的所有处罚都有一个申诉的机会,所以我当即拒绝了这笔罚款,诚恳并有理有据地向片警叔叔说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警察叔叔听完后把罚单带走,说回去会向“有关部门”汇报,稍后会通知我处理结果。哪想到,这一“稍后”,直接“稍后”到了四年后。

四年前的我只能用英语申辩,如今我早已搬家多次,学会了荷兰语,由学生签证换了荷兰国籍。

不过,从这一纸传票看来,当时的“有关部门”并没有接受我的说辞,因我至今未交罚款,社区直接把我给告了!但鉴于我已搬离当时的小区,并离开了海牙,社区处罚也一直没了下文。

可这种“一拖拖四年”的“自由而民主”的办事效率,对我来说绝非一个好消息。

首先,这四年中我没有接到任何来自社区或“片警”的通知,还以为这事儿早就不了了之了呢。

其次,就算社区当时不接受我的申诉要告我,起码也提前给我一个“庭下和解”的机会啊。我当年作为一个老外,邻居们摆放家具并挑拣家具的行为对我耳濡目染的,社区和邻居也得为此负责!

这样一想,明明是社区自己的办事效率太差,现在却由我要为此买单,还有可能背上“拖欠罚款”的信用危机之大锅,我的委屈霎时变成了怒气:这个锅我可不打算背!

我仔仔细细地阅读了传票的内容,发现自己仍然有机会为自己“辩护”并拒绝出庭,于是我在规定的时间内,以比之前更加铿锵的理由,书面驳回了这份起诉。

04

两个月后,我又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之前我的“驳述”无效,法院强制我本人出庭说明情况。由于已经经过了多轮“上诉”,所以,此次的出庭几乎是“最终审判”了。

无奈之下,我只得预约好时间,签字画押把传票寄了回去。

两个星期后,我收到了法院的最终传票,我即将在一个月后的第二个星期四,于海牙市法院作为被告出庭,也可以请律师为自己辩护。

这个时候,97欧元对我来说已经不像四年前那么“付不起”了,为了一个出自好心的小事儿,结果闹到要上法庭,如果最终判决我败诉,那么97欧元加上四年的滞纳金,说不定又涨成怎样的天价!

那时我已经很后悔了,如果当时乖乖把罚款交了,社区劳动做了,如今就可以避免这样尴尬的境地,还不知道是否要为自己聘请律师和翻译买单呢!

于是,一肚子怨气的我,在荷兰华人的微信群里吐槽了一番,才知道有很多人初来乍到都犯过类似的错误,因为各种垃圾问题被社区罚过款。

但和我不同的是,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当场乖乖交钱认错,最多不过是申诉一次被驳回便放弃了,而我,则是有史以来“抗争”到底的第一人。

了解到这样的现实环境,我对于自己胜诉的把握瞬间降到了零。

既然已经必败无疑,我还花钱请什么律师和翻译,及时止损吧!我准备到时就实话实说,至于法官怎么判,一切随缘!

时间很快来到了星期四,我按照电视剧里讲的那样,穿得整整齐齐,化了个稳重的职业妆,笔直而庄严,比面试还郑重。

我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法院,紧张兮兮地在外面的大厅等,心想着这海牙是搞国际仲裁的,著名的国际法庭就坐落于此,多少国际上重大罪犯都是在这儿被审判的呀,他们在进法庭之前是不是也跟我有一样的心情?

霎时,一阵酸楚袭来,我的“戏精病”又犯了,把自己想象成中世纪为了人民而抗争的革命党,结果被强权关押审判;同时还脑补了一首催泪的《二泉映月》给自己。

想想我也是好心办了坏事,莫名其妙就被告了,好冤啊!

法庭实录:你在垃圾分类哪一层?

05

这样想着,时间便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工作人员就通知我和另外几个案子的被告出庭。

进去之后,我发现这“法庭”远远没有我想象得庄严,无非是一间小屋子,几排椅子,最前端坐了一个看起来很想立刻下班回家的萌萌哒法官。

我的“案件”是进去那一批人的第一个,所以由我开始。

法官先是让我跟着他念了一遍“公开透明、自由平等”之类的宣誓词,之后就如同日常对话一样,让我复述当时发生的事件,和自己辩护的理由。

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在这里见到原告和其委派的律师,后来才知道,这种小case,是没有原告会浪费时间出庭的。

所有案件的陈述早就在四年前的罚单上写得清清楚楚。且社区也属于国际行政单位的管辖,所以法官当天的判决直接有效。

开口之后,我就不再紧张了。虽然荷兰语不算很好,讲的法律词汇一点都不专业,但至少我把当时的情况和自己的辩诉都陈述得清楚完整。

法官对于我愿意亲自出庭表示感激,也对我没有聘请律师和翻译的勇气表示嘉奖,同时也表示理解我当初没有把纸箱扔进垃圾箱的初衷。

然而,他理解却不能支持我的这种“堆放杂物”的行为,所以社会劳动还是要做的。

鉴于我如今已经搬到了莱顿的De Vink,这个区域唯一能做社会劳动的就只有一家儿童农场,稍后我会收到法院和莱顿De Vink社区对我的社会劳动的详细说明。

而最重要的是,法官对我的案件做出了罚款取消的判决。

Really?欧耶!这让我当场激动得差点儿跳了起来。

短短十分钟,我的人生第一次出庭就这样宣告结束了!

因为之前过于紧张,放松之后才感觉自己居然脚软到无力走路。于是,我干脆坐在法庭的观众席上听一听其他案子。

原本我以为荷兰的法院是个特别高大上的地方,会像国内一样,需要法官去判决一些刑事大案、经济纠纷、或者离婚案,结果那天都是一些汽车违停处罚不服、损坏了社区花盆、偷拿了两颗水鸟蛋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

原来生活中的纷争其实很常见,但总会有公正的一方帮助人们去裁决。

06

结束了庭审的一个月后,我按照时间去社区劳动改造。在那见到了各种“劳改犯”,他们几乎95%都是非荷兰裔,对荷兰的各项社会规则没有全面而深入的了解。

这些人中,有像我一样犯了扔垃圾错误的;有超速、压线等违反交通规则的;也不乏有意或无意损坏了公共设施的,我们依据自己“罪”的轻重,被处以最少一天最长三个月的社会劳动。

大家因为劳改,有缘聚在了一起。

法庭实录:你在垃圾分类哪一层?

有些劳动需要给羊剪指甲,作者供图

来“劳改”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排得越前的人,分配的活儿越轻。

由于我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且自己的时间观念超强,我是当天那批“劳改犯”中来得最早的一个,给带领我们劳改的农场监督员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所以被分配去遛小马驹,就是牵着卡哇伊的幼年小马轻松地溜溜弯。

法庭实录:你在垃圾分类哪一层?

我服务的小马驹。作者供图

而其他人,则分别被分配了去喂兔子、打扫羊圈、洗马、给刚出生的猪崽子翻身等活儿。

在工作开始前,监督员细致地为包括我在内一共六个是第一天来工作的“劳改犯”讲解和介绍,这个农场的构造、每种动物的习性和活动的区域、我们的休息时间等等。

原本以为,来动物农场劳改要去铲屎,结果发现自己的活儿根本不算是“惩罚”,比皇家马场里每小时90欧元的遛马体验还酷炫!

小马驹跟我特别亲昵,我牵着她溜了一圈,百无聊赖,还用她的马鬃毛给她编了小辫儿,就坐在一旁和另一个遛马的黑人“劳改犯”聊天。

当天,还赶上了当地一所小学的参观日,老师们带着小学生来我们工作的农场教孩子们认识动物并学习相关的知识,比如一只猪一次可以生多少小猪等等。

期间,小学生们按照流程来我的马场区域体验给马梳毛、检查牙齿、喂饲料喂水,就更没我什么事儿了。

一天的劳改下来,很是轻松愉快,比通知单写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就回家了。

我的扔垃圾被告事件,总算在长达四年半的时间后尘埃落定。看来做好垃圾分类、按照规定处理遗弃物品,是一件已经上升到法律层面的重要事情,每个人都要细心遵守。

听说现在上海人民已经被垃圾搞疯了,其他46个城市也因此瑟瑟发抖,我在给这项制度点赞的同时,也提醒大家:做好垃圾分类,人人有责!千万不要像我一样,扔垃圾扔出了一纸传票!

------------------------------

作者 | 马小铃 荷兰公务员

编辑 | 妖儿姐

编后语:

网上有句流行语:这辈子有没有为垃圾分类拼过命?上海人抢着答:“有!”

当一杯奶茶,被分出四种垃圾类别;当“扔垃圾,先从扔孩子开始”成了搞笑段子;当大家对垃圾的重视已经蔓延到渣男渣女垃圾图鉴——垃圾分类,势在必行。

你如何看待“垃圾分类”这件事?你的城市开始实施垃圾分类了吗?用垃圾分类的方法甄别“垃圾人”,你能分清渣男渣女的真面目吗?

今日话题:垃圾分类。欢迎大家吐槽、拍砖、八卦,以身试法、聊出真爱和火花。你的脑洞风暴可发至邮箱61692124@qq.com(图文更佳),并注明“知音树洞+垃圾分类”,图文如被选中,我们会支付一定费用,有偿听你说哦!

就让留言来得更猛烈些吧~

分享到:

1、版权所有: 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未经许可不得使用、转载、摘编。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的作品,均转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站致力于提供正确、完整的健康资讯。本站所提供的任何健康资讯,仅供参考,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如自行使用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隶属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具有值得骄傲的历史,她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是我国最早成立的整形外科专业学科;其老一代整形外科大家朱洪荫教授、王大玫教授、孔繁怙教授等堪称我国整形外科事业的奠基人,为新中国整形外科从零起步,由弱到强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更多】

010-82266291(手术)

010-82266290(微创)

    更多>>

三院整形手机APP

下载安装:    

三院整形微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49号 电话:010-82264249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 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摘编 京ICP备05082115号-7 京卫网审[2012]第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