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科室新闻 >医院动态 >

秋霞电影百度 _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发布时间:2019-08-25 01:11:22   浏览次数:   来源: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

和大多数人一样。

我是一个普通的网球迷。

和大多数人又不一样。

我竟然有幸成为了费德勒赞助商品牌的一员。

2002年秋天, 14岁的我和小伙伴们走在淮海路街头,望着满大街路灯边飘扬着的上海大师杯的广告旗,小伙伴们讨论着:“你喜欢阿加西,还是休伊特?”我:“他们是谁?我不认识…”

不久一群穿着唐装的网球选手高调亮相上海,从此国内诞生了一大堆费雷罗和萨芬的迷妹,而我爱上那个喜欢反戴帽子喊C’MON的澳洲天才少年休伊特,那个时候费德勒在哪里?在半决赛被我最爱的休伊特所击败。WHO CARES... 谁让他只是个扎小辫的丑男。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然后事态很快就转折了。

2003年那个扎小辫的丑男正式跃入球迷的视野,同年收获第一个温网和年终总决赛冠军。2004年正式开启如日中天的费德勒王朝,一年豪取三个大满贯的壮举多次发生。全面稳定的技术,华丽积极的球风,绅士优雅的形象——全世界网球迷都为费德勒而疯狂,当之无愧的史上最佳。你可以不看网球,但是你不可以不认识费德勒。你可以支持其他选手,但是你不可能不喜欢费德勒——这大概也是当时我的心情写照,依然最喜欢休伊特,但是不得不接受他对战费德勒一边倒的颓势,却不但对费德勒恨不起,而默默萌生着更多的好感。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自从初中时代爱上体育赛事后,最大的理想是做体育记者。2006年我升入大学就读了一个传播类的专业,似乎也是离梦想更进一步。2007年汇丰高尔夫赛期间我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做赛事接待。也许这就是和网球缘分,那时也正巧是上海大师杯期间,大多数球员都选择赛事指定酒店希尔顿,唯独费德勒钟情于丽思卡尔顿。依然清晰地记得,我在酒店里第一次偶遇费德勒的场景,人生第一次仿佛中头奖般肾上腺素迸发的幸福感。当时我们活动的接待台位于酒店大堂,接下来日子里天天都可以和费德勒不期而遇多次。为了不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第二天我就带了照相机求了合影,第三天又急忙把照片印出来求签名,第四天又把当年买的球票拿来签名,以至于到最后几天费德勒已经可以认出我了… 当年去看大师杯时,拿着有费德勒亲笔签名的球票通过检票口时,现场的工作人员一致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哇,费德勒签名!亲笔签名嘛?”,至今想来嘴角还是会不自觉地扬起。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2008年我直接找了份和大师赛有关的兼职——大师杯喜力showgirl, 这份兼职让我顺利获得了免费看球的机会,又能赚零花钱。当时有其他赞助商的小哥哥小姐姐得知我是球迷,在我兼职结束后,邀请我去赞助商包厢看球。第一次可以离球场那么近看比赛,绝对激动人心,可惜当时没有拍照,但是在脑海里的照片永远不会被删除。

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公关广告行业,似乎离我的体育梦想渐行渐远….. 然后转机出现了,2012年年末,突然接到了一家体育公司的HR电话,说他正在帮他们旗下的网球W品牌招聘市场营销人员。W品牌?不就是那个球拍上印着W,费德勒用的网球拍吗?然后一通电话后,并没有后续…… 过了一个月,我按待不住主动联系了那位HR,这一次神奇地获得了面试机会,并且最终让我有幸进入W品牌,成为了费德勒赞助商品牌的一员。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然而生活从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2013年我怀着对网球,对费德勒的一腔热情,开始了这份读书时代梦想之外的梦想工作。然而费德勒却经历了职业生涯最大的低潮,刚刚推出新款球拍,温网第二轮就惨淡出局。全世界铺天盖地的“费德勒老了”“费德勒再也不可能拿大满贯冠军”的质疑声不绝于耳。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费德勒的低谷也给W品牌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压力,团结一心的品牌团队,内部却危机四伏。那一个个预算吃紧的日子,没有第三方的公关公司,我就是W品牌背后那个满腔热情的微博小编。每一个W球员的比赛日,总是第一时间在赛前赛后发布微博。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是对品牌的一份责任,更是对网球真挚的爱。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因为这份工作,让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所有顶尖的网球选手,比如在中网球员餐厅偶遇德约科维奇在隔壁桌就餐,在中网穿线室碰见莎拉波娃来穿线,又比如和阿扎伦卡,和哈勒普一起做品牌活动。也是因为这份工作,让我认识一大群热爱网球的伙伴,不仅有公司里一起奋战的老板和同事,还有一直为梦想而努力坚持的中国金花,和网球界的资深大佬。可以得意洋洋地告诉别人,我可是有张帅的微信呢。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终于换了大拍面后,费德勒逐步重回世界前列。然而2014年温网,2015年温网和美网,费德勒三次在大满贯决赛铩羽而归。是不是第18个大满贯,真的没有希望了?……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还没有等来费德勒的18,2016年初我却先一步离开了W品牌。那一年,我第一次踏上了大满贯赛场观赛,澳网见证了我童年偶像的退役,内心对于费德勒18的执念却一直没有放弃。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终于2017年,我们迎来了18,不仅是18,还有19,20也接踵而来。

我,从网球迷变成了费德勒赞助商

我还是和17年前一样喜欢着休伊特,但是却在17年里不知不觉爱上了费德勒——大满贯失利会痛哭流涕,赢得大满贯又哭得稀里哗啦。

北京时间2019年7月15日凌晨2:10分,我又哭了。(来源:运动旅行沈小姐 作者:SALLY)

分享到:

1、版权所有: 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未经许可不得使用、转载、摘编。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的作品,均转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站致力于提供正确、完整的健康资讯。本站所提供的任何健康资讯,仅供参考,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如自行使用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隶属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具有值得骄傲的历史,她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是我国最早成立的整形外科专业学科;其老一代整形外科大家朱洪荫教授、王大玫教授、孔繁怙教授等堪称我国整形外科事业的奠基人,为新中国整形外科从零起步,由弱到强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更多】

010-82266291(手术)

010-82266290(微创)

    更多>>

三院整形手机APP

下载安装:    

三院整形微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49号 电话:010-82264249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 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摘编 京ICP备05082115号-7 京卫网审[2012]第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