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科室新闻 >医院动态 >

噜噜噜av在线观看gglu _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发布时间:2019-08-10 16:39:41   浏览次数:   来源: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

楔子

亲军,驻扎在军州之内,是藩镇兵中的精锐。

也是构成节帅私人武装的骨干力量,直接听命于节帅。

《宋史》记载:“五季之乱,内则权臣擅命,外则藩镇握兵”。

以亲军为代表的藩镇兵对五代十国的政治、军事格局的形成影响巨大,最后也是由于亲军在北宋初年的彻底消亡,结束了中唐以来近200多年的藩镇割据局面。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所以通过了解五代十国的亲军制度,我们可以更加细致地解读五代十国这段时期的历史。


一、亲军的产生:遏制牙兵

亲军的称呼在唐朝初年就已经存在,但是当真正盛行于世,是在晚唐时代才出现。

中唐以来,向为藩镇节帅倚重的牙兵,愈益骄横难制,废置主帅,如同儿戏。有鉴于此,节帅为巩固其地位,有必要在牙军之外,另外设立一支精干的武装力量,是为亲军。

从这时候起至五代结束,节帅麾下普遍设置亲军。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唐僖宗光启三年(887),周宝任镇海节度使时。

“润州衙军以军额号镇海军,宝复置亲信号决胜军,处之后楼,使其子总之。众号为后楼军,其衣食粮赐数倍于镇海,士卒颇有怨望,因恣横于外。

周宝严令镇压,后激起镇海军反叛。宝闻乱,率家属袜拓芙蓉门,召后楼军日:后楼军儿即能救我乎?后楼闻之,亦同叛,宝遂奔”。

是时,周宝别置亲军,明显具有遏制牙军的意图。将亲军与牙军并立于麾下,并利用亲军抗衡牙军,以此确保节帅权力的正常行使,甚至身家性命无虞,无疑是节帅设置亲军的初衷。

殊不料,关键时刻具有警卫队性质的精锐亲军竟然倒戈击,终致周宝无奈出逃。由此看来,虽然节帅视亲兵为腹心,寄望凭此挫抑牙军的骄横跋扈,庇护身家性命,但有时却事与愿违。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利用亲军抑制牙军的安排,也见诸其他藩镇。

“唐僖宗文德元年(888)二月,魏博(乐)从训聚亡命五百余人为亲兵,谓之子将。牙兵疑之,籍籍不安”。

胡三省注曰:“魏博牙兵始于田承嗣,废置主帅率由之。今乐从训复置亲兵,牙兵疑其见图,故不安。”

颇类似于节帅贴身保镖性质的亲军一经设立,即引起牙兵的不安,足见亲军对牙军的牵制与震慑。亲军在这里也被称作“子将”。

前引周宝的例子,已经说明亲军有时也有可能背叛主帅,而后梁时期更曾发生过亲军诛杀节帅的事例。

“天平节度使兼中书令琅邪忠毅王王檀,多募群盗,置帐下为亲兵。己卯,盗乘檀无备,突人府杀檀”。

王檀召募群盗设立亲兵,本意在于保卫自身安全,最终却引来杀身之祸。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可见,亲军同样具有骄兵习气,倘若统驭不当,节帅地位、性命依旧无法依靠亲军而得以保全。被寄予捍卫节帅之责的亲军,无法对抗牙军、履行使命的情形,也有所见。

如后梁王班出任襄州留后时“(杨)师厚屡为班言牙兵王求等凶悍,宜备之,班自恃左右有壮土,不以为意,每众辱之”,不久,牙兵作乱,劫杀王班。王班身边“壮士”当力孩军,但并未能在牙军作乱时,拯救王班于危难之中。

但毕竟这样的例子较为少见,总体来看,亲军对于节帅尽忠与绝对服从,仍然是主流。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上述周宝所置亲军名为决胜军,又由于驻扎于牙院后楼故又被称为“后楼军”。这从周宝闻乱后能迅速从芙蓉门直接召集后楼军的过程中,也能得到说明。亲军除称作“后楼军”外,还有“后院兵”的称呼。史称:“唐中世以来,方镇多置后院兵。“

五代时期,节镇依旧“皆广置帐下亲兵”。后院军与后楼军同样具有保卫节帅内宅的职责,其名称是缘于驻军于节帅使院及内宅后面而来。由于节度使所居之宅位于牙城牙院,亲军作为节帅的护卫近从部队,也被节帅安置于牙城之内,形成与牙军共同驻守牙城,相互牵制的局面。

史载:“(杨)渥父行密之世有亲军数干营于牙城之内,渥迁出于牙外,以其地为射场,(张)颗、(徐)温由是无所惮。”

杨渥将亲军迁出牙城之外,无异自去爪牙,此举也为其后来的下台埋下了伏笔。后梁贞明元年(915)三月,魏博军队哗变,“乱兵人牙城,杀贺德伦之亲兵五百人”。

可见,贺德伦所统亲兵,也盘踞于牙城。当然,随着亲军规模数量的扩大,以及亲军对外作战的需要,也并非所有亲军都一律驻扎于牙城之内。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亲军设立后,始终保持对牙军的压力,其精锐程度当不亚于牙军,节帅遂能借助亲军以打击骄纵的牙军,最典型的还是魏博的亲军与牙军之事。

《旧五代史》卷2<梁太祖纪二>载:“天佑三年(906)正月,朱温与魏博节度使罗绍威合谋,欲铲除魏博牙军。是月十六日夜,宜武客将马嗣助率长直军,与罗绍威亲军数百人同攻牙军,迟明尽杀之,死者七干余人,消于婴孺亦无留者"。

同书卷20<马嗣勋传>亦载:“与绍威亲军同攻牙军,至曙,尽殪之。”

上述两则史料都以”亲军"与“牙军"对举,而且依靠亲军铲除牙军势力,可知亲军之强悍及其在节帅心目中的地位。


二、亲军的性质:私人武装

《新五代史》 卷39《罗绍威传》记载:“绍威夜以奴兵数百,会嗣勋兵击牙军,并其家属尽杀之。“

其中的“奴兵"即"亲军”,这使亲军的私人武装性质显露无遗,说明亲军其实就是节度使个人的私兵,这些私兵又是由家内奴隶和客(主要是投靠武将个人的亡命徒)构成的。

亲军的私兵化色彩,表明亲军与节帅已形成亲密的私人与个人关系,而这种关系实际上是纯粹个人之间的雇佣关系、主仆关系,此点与通过召募而来的正规军中的官健,大不相同。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前述周宝呼后楼兵为“后楼兵儿”、罗绍威之亲兵称为“奴兵" ,都体现出亲兵的私人性质。也正是由于亲军为节帅的私人武装,所以史籍中屡屡出现“家臣”、“策名委质”、“委质"、“录为亲从”、“籍其名于帐下”等说法。

所谓“策名”、“籍名”都是说将其名字登录在特殊名册上,而与般的土兵簿册有异。而这些提法,显然都是节帅与亲兵构成私人主从关系的有力证据。

亲兵既为节帅私兵,节帅迁移之时,所以亲兵惯例是追随节帅而去,直到节帅死去。

“杨渥之去宣州也,欲取其幄幕及亲兵以行,观察使王茂章不与,渥怒。既袭位,遣马步都指挥使李简等将兵袭之”。

杨渥身为宣州节度使,去镇时以亲兵随从,这是遵循惯例,但王茂章有意阻挠,故而触怒杨渥,乃至引来兵戎之争。

“后唐天成四年(929)八月,吴武昌节度使李简,以疾还江都,卒于采石,其婿徐知询擅留简亲兵二千人于金陵。”

据此可知,李简亲兵在其赴江都时,一直扈从左右,并驻足金陵,李简卒后,徐知询将其据为已有。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亲军的兵员组成极为复杂,大多以流亡客户、盗匪、无赖不逞之徒为主体。而勇猛强悍、武艺超绝者,更是节帅亲军的首选对象。

如董昌镇浙东时

“集无赖子,断腕截耳,号日‘感恩都’,以备腹心”。

如李载义

“以武力称”,“有勇力,善挽强、角觚”,幽州节度使刘济,“见而伟之,置于亲军,每从征伐”。

如贾令威

“骁果有勇名”,杨行密以其“隶戏下,为亲军”。“张颢,(杨)行密爱其勇,更置于亲军"。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如王宗阮

“善舞剑器,时号为文大剑,执戎州刺史谢承恩来降”,时任西川节度使的王建擢其为“决胜都知兵马使”。

如王重师

“材力兼人,剑矛之妙,冠绝于一时。(梁)太祖异其状貌,乃隶于拔山都,每于军前效用,颇出侪类。文德中,令董左右长剑军”。

如张归厚

“少晓勇,有机略,尤长于弓槊之用”,被朱温署为军校;“吴越钱塘人辟温,以武勇为亲军都头”。

如康思立

“少善骑射,事武皇(李克用)为爪牙,署河东亲骑军使”;梁、晋交战时,晋王李存勤“选诸军晓勇者为亲军,分置四指挥,号从马直”。

勇敢强壮,胆略超群之人,得以隶入亲军部队,使得亲军成为藩镇兵中的精锐之师。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河东节度使李克用的亲军以沙陀杂虏为主体,”最为骁劲”。杨行密之所以能割据江准,也有得益于其所拥有的精干亲军。

史载:“初,行密有锐土五千,衣以黑缯黑甲,号“黑云都’。又并盱眙、曲溪三电,籍其土为黄头军,以李神福为左右黄头都尉,兵锐甚。”


三、亲军的演变:由内而外

节帅是藩镇亲军的最高军事统帅,为便于部伍的具体管理和指挥,每支亲军部队中又设都指挥使、指挥使、都知兵马使、都虞候、军使、都头等军官职级,担任者均为节帅宗室子弟和心腹。

如朱温镇汴时,张归厚领厅子都、邓季筠主厅子都;河东李克用以李嗣源统横冲都等等,都是极好的例证。

而旦节帅建立政权,这批节帅藩邸时的亲军军将,随即被任命为新朝的节度使或军队中的高级将领,成为实权派人物。

如后梁开国后,张归厚曾任镇国军节度使,邓季筠曾领后梁侍卫亲军中的龙骧军。

后唐时,李嗣源初为天平军节度使,后任蕃汉马步军总管,总领军政。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藩镇亲军中的部伍,常常冠以名目各异的种科军号。

这一时期的军号又大多以“都”、“军”为名。

唐末,兖州节度使朱瑾“募骁勇数百人,点双雁于其颊,立为’雁子都’”。其后,各地节帅群起效尤。

“梁祖(朱温)闻之,亦选数百人,别为一军,号为’落雁都’,署(朱)汉宾为军使,当时目为‘朱落雁”。

“梁祖又置厅子都,最为亲军”。

除了落雁都和厅子都之外,包括前面提到的长直军、拔山都、长剑军,都是朱温的藩镇亲军部队。

河东李克用、李存勖先后设立的亲军主要有横冲都、铁林都、从马直、亲骑军、帐前效节都、金枪军等;后唐幽州节度使赵德钧置银鞍契丹直。

镇幽州的刘仁恭有银胡镰军、定霸都。

镇海节度使周宝置决胜军。

立足江淮的杨行密置黑云都黑云长剑、银枪都;杨吴宁国军节度使田颓置爪牙都。

前蜀建立前,王建所置亲骑军、威信都、决胜都、决云都。

后蜀建立前,后唐西川节度使孟知祥置义胜、定远骁锐、义宁、飞棹等军。

亲军军号,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起初以庇护节帅为主要任务的亲军部队,在进行军队番号编制等一系列军事改革后,逐渐由内而外演变为藩镇兵中的主要野战部队。

“天祐十三年(916)九月,契丹犯塞,威胁河东,晋王(李存勖)领亲军北征,至代州北,闻蔚州陷,乃班师....梁、晋麻口渡之役,晋王(李存勖)率亲军成列而出。”

“后梁末帝龙德元年(921)十二月,契丹进攻定州,王都告急于晋,晋王(李存勖)自镇州将亲军五千救之”。

而将亲军作为攻坚、主力部队进行使用的情况,也极为常见。

如杨行密所置黑云都,属亲军中的精锐。

“(杨行密)常使之先登陷阵四邻畏之”。

朱温镇汴州时

“选富家子有材力者置之帐下,号日厅子都。”

“宣武厅子都、尤勇悍,甚弩张一大机,则十小机青发,用连珠大箭,无还不及,晋人极畏此。文士戏呼为急龙车”。

李存勖在河北时

“初,帝(后唐庄宗李存勖)得魏州银枪效节都近人于人,以为亲军,皆勇悍无放。央河之战,实额其用,质立殊功”。

亲军的强劲战斗力,及其对战争胜负所带来影响,由此不难窥见。


四、亲军的特性:军号繁多

五代十国时期的亲军与牙军,难以截然划分清楚。亲军与牙军是节帅藩镇兵中的两支不同队伍,两者间有一定差别,亲军在某种程度上是作为牙军的对立物而存在的。

但事实上,亲军与牙军两者名称上的混用,自唐末以来已经时有所见。

如天复二年(902),汴、晋爆发蒲县之役,李克用得知兵败消息后,“遣李存信率牙兵至清源应接”。

《资治通鉴》卷263唐昭宗天复二年三月载其事为: “遗李存信以亲兵逆之。”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五代时期,牙军与亲军同样难以区分。

如王镕镇成德时,长期远游,不亲镇事,“(李)弘规乃教内牙都将苏汉衡帅亲军”规谏,王镕不听,“牙兵遂大噪斩(石)希蒙首,诉于前”。王镕返回军府之后,族诛李弘规李蔼,“又杀苏汉衡,收其党与,穷治反状,亲军大恐"。

此则材料中,苏汉衡以内牙都将领亲军,帅亲军劝谏,接下来又称“牙兵遂大噪”,待至王镕追究罪责,"亲军大恐”。引文中“牙兵”与“亲军"交互使用,名称虽有不同,但所指其实是同一支军队。

这就说明亲军与牙军之闻的界限确实较为模糊,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材料,准确界定两者的不同,严格将其区别开来着实有些不易。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尽管如此,藩镇亲军与牙军毕竟有所不同,两者仍然不宜混为一谈。

实际上,在现有文献材料的相关记述中,有些军号已明言其为亲军,如朱温所置厅子都,就是如此。

由于史籍中明确表示牙军军号的例证并不多见,就目前所知,有如下数例。

唐穆宗长庆年间,王智兴镇徐州,“召募凶豪之卒二千,号银刀、雕成、门枪,挟马军等,番宿衙城”。此处银刀等四军,显然就是牙军。

另有,周宝任镇海军节度使以军额为军号的镇海军,割据福建的威武军节度使王审知所置的威武军,和后梁末年天雄军节度使杨师厚所置的银枪效节都。至于这一时期藩镇军中的其他军号,是否属于牙军番号,史无明文,似难断定。

在上述几个军号中,因王智兴设置牙军时,藩镇亲军尚未兴起,并且牙军番号如此多种的,只此一例,故探讨牙军与亲军关系时,王智兴的例子为孤证难鸣,不具备代表性,所以权且不论。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以镇海军、威武军、银枪效节都为例子,可以表明在同一个藩镇内,所置牙军通常只有一个固定的番号。

这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魏博牙军。魏博牙军从田承嗣初立,再到罗绍威诛灭,中经银枪效节都的复立,最后到后唐明宗天成二年(927 )的铲除,前后历时近200年,却始终不曾出现同时有两个军号的情况。

即便是后梁杨师厚的银枪效节都兵力一度达8000人,也不曾设立其他番号,仍然仅仅以“银枪效节都"为唯一名称。

可是,作为宣武四镇节度使的朱温,就有落雁都、厅子都、长直军、拔山都、长剑军等多支精锐军;李克用、李存勖父子的河东军政集团,也有横冲都、铁林都、亲骑军、帐前效节都、从马直、金枪军等数支勇武之师。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这些都与牙军的情形大有不同,之所以如此,恐怕与亲军实力的膨胀地位的提升有密切关系。

如前所述,节帅设置亲军以掣时牙军,已经是唐末以来藩镇体制内部的一一种普遍现象,节帅对亲军的倚重和扶植明显超过牙军。

并且,亲军频繁地投入对外作战,在重大战役中屡立奇功,对五代时期政局的影响极为显著,其作用也远在牙军之上。于是,亲军与牙军由起初的两强对峙,逐渐演变为亲军独占鳌头。

在这种背景之下,节帅将其麾下的骁勇劲卒,组建为不同的亲军队伍,并授予各式美名,从而形成包括众多军号在内的亲军集团军,即藩镇亲军体系。

也正是基于这种明晰的差异性,故在之前的叙述中,我们把五代时期出现于藩镇兵中的众多军队番号视为亲军,而不是牙军,是合理的。


五、亲军的消亡:禁军崛起

由于在唐末至五代十国的这段时期内,藩镇亲军是藩镇军事力量的中坚,也是节帅得以割据一方,甚至竞逐帝位的基本保证。

所以,节帅一旦贵为人主,又无不对藩镇势力疑忌重重。

为避免藩镇恶性发展私人武装,拥兵自重,威胁中央王朝,五代各朝在限制藩镇军事力量方面,都不同程度地采取过一些措施, 其中至为重要的莫过于对藩镇亲军和牙军的打压。

黑云长剑、从马直、决胜军、落雁都,细说五代十国独特的亲军制度

而将藩镇的精锐部队编入禁军系统,或将藩镇兵中的骁勇土卒选入禁军,强化禁军在整个军队系统中独一无二的地位,竭力构建内重外轻的军事格局,无疑又是五代王朝削藩的终极目标。

这一军事改革从后周开始大力落实与推行,但直到北宋初年,削藩力度才真正的加大和深人,地方的财权、行政权力逐渐收归中央,最主要军权归于中央禁军手中,地方节度使演变为武将虚衔,亲军与牙军的设立已被明确禁止,至此,自唐未以来困扰中央政府的藩镇割据问题最终消除。

【感谢您的阅读、点赞、转发、评论与关注,我是羚羊飞渡,今日头条2019年3月份月度优质账号获得者、中简堂历史文化交流群领头羊,历史中简堂写手团队中的“食指点江山”,擅长隋唐五代史与网文小说创作,立志弘扬传统历史文化】

分享到:

1、版权所有: 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未经许可不得使用、转载、摘编。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的作品,均转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站致力于提供正确、完整的健康资讯。本站所提供的任何健康资讯,仅供参考,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如自行使用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隶属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具有值得骄傲的历史,她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是我国最早成立的整形外科专业学科;其老一代整形外科大家朱洪荫教授、王大玫教授、孔繁怙教授等堪称我国整形外科事业的奠基人,为新中国整形外科从零起步,由弱到强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更多】

010-82266291(手术)

010-82266290(微创)

    更多>>

三院整形手机APP

下载安装:    

三院整形微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49号 电话:010-82264249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 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摘编 京ICP备05082115号-7 京卫网审[2012]第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