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科室新闻 >医院动态 >

丝袜粗鸡吧操骚逼 _夜读 | 苦 夏

发布时间:2019-08-19 14:53:36   浏览次数:   来源: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

●(将乐)肖瑞华

那年夏天,父亲带我到师范学校办理入学手续。

当时将乐到宁化还是砂石路,山高路陡,路程遥远,南口岭隧道未开通,经过南口要绕一大圈,一直上坡十几里,再下坡十几里。中巴车一路上行,千回百转后,再一路下行,遇到弯道不时刹车,令人感觉摇摇晃晃,胆战心惊。

车过南口乡、白莲镇后,至明溪,中午在车站修整,又继续出发,一路经过清流县城,再至宁化。到宁化车站,已经是下午近3点,算算路程,用了将近8个小时。

一下车,便看到师长高举着一块迎接新生的牌子,并叫我们坐上校车去学校。校车经过郊区,到了一座山脚下,然后便一直上山。后来,才知道学校建在当地名叫“猪骨山”的山顶。

到校后,我被安排在上铺,一个宿舍住8个同学。父亲爬到架子床上,帮我套被单,并叫我在旁边学习。他将棉被对中折叠,再将其卷成一圈,然后从被单的开孔放进去,在被单的左右分别抓住被子的两个角,用力甩,棉被便铺张开来。

忙完后,已近傍晚,我们便一起到食堂吃晚饭。父亲说,食堂伙食不错,有鱼、有肉,以后这里吃饭不要太省,长身体的时候,鱼肉要定期吃。

饭后,我们一起在学校里闲逛,看到了学校的大操场、教学楼和宿舍楼,父亲说,学校还是挺大的,比镇里中学漂亮多了!我说,是的,就是离家远点。晚上,我们两个人便挤在一张架子床上睡了一宿。

翌日起床,洗漱后,父亲便跟我告别,临了嘱咐我要用功读书。我想送他到路口,他说不用,于是我便目送他离开,看着他身影渐渐走远,瘦小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宿舍楼转角处,而后不见。

那年夏天,镇里红榜公布我考上师范,父亲知道后激动了好几天。可是,学费却要好几千元,对于当时,已经算是一大笔钱了。我说,学费这么贵,去读高中好了。父亲说,考上了以后能当老师,是铁饭碗,再贵也要读。

那年夏天,农民开始忙着双抢。太阳像个大火炉,连知了也无力叫唤。家里十几亩地等待收成,全家的孩子都出动了,母亲带着我和姐姐负责割稻,父亲、哥哥打稻。记得他们打稻在后面追,我们割稻在前面赶,想伸伸懒腰都没有时间,稻穗不时打在我脸颊、手上,流汗后火辣辣地疼,而且,不时有稻谷灰落到身上,全身又麻又痒。打完稻后,把稻谷运回家,又要忙着在晒谷场翻晒,使用风车扬去稻谷中的秕谷和草屑杂物后,入仓储藏。十几天抢收期过后,父亲又天天催促叫人犁田,紧接着,便开始插秧、施肥、拔草。遇到盛夏干旱缺水,父亲便整夜在小水渠里守着,轮流将有限的水源引到自家农田里。当时,父亲还在自留山上种了两亩西瓜。山上缺水,每天傍晚父亲都要去附近水沟里挑水浇灌瓜地,待回家时已是天黑。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父亲开始筹钱,亲戚朋友借遍了,再把家里养的两头猪以及几亩瓜地里的西瓜卖了,仓库里除了留点余粮外,其余粮食也都卖了,最后却还差一点。有一日,父亲赶圩回家,高兴地说,碰到原来一个老朋友,在镇里农行上班。他听说你考上,答应能帮忙在银行贷款一千元钱。原来,父亲年轻时跟随一批人去龙栖山,认识这位姓郭的朋友,后来,父亲因家庭原因,放弃了招工的机会回家务农,便失去了联系。多年后,竟然又在街上碰面了,并帮助解决了困难。后来,父亲为了感谢他,特意邀请了一桌亲友作陪,亲自下厨,整了一桌子菜。虽然他从不饮酒,当时居然敬了客人一大杯。

那是1994年的夏天,一个值得终生怀念的日子。

分享到:

1、版权所有: 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未经许可不得使用、转载、摘编。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的作品,均转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站致力于提供正确、完整的健康资讯。本站所提供的任何健康资讯,仅供参考,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如自行使用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隶属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具有值得骄傲的历史,她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是我国最早成立的整形外科专业学科;其老一代整形外科大家朱洪荫教授、王大玫教授、孔繁怙教授等堪称我国整形外科事业的奠基人,为新中国整形外科从零起步,由弱到强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更多】

010-82266291(手术)

010-82266290(微创)

    更多>>

三院整形手机APP

下载安装:    

三院整形微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49号 电话:010-82264249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 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摘编 京ICP备05082115号-7 京卫网审[2012]第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