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科室新闻 >医院动态 >

熟女色插 _大明王朝掘墓人李自成的疯狂一生

发布时间:2019-08-19 14:52:49   浏览次数:   来源: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


大明王朝掘墓人李自成的疯狂一生


文:齐三忘


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八月里相当炎热的一天,米脂河西200里的李继迁寨里的李老汉梦见一个黄衣人走进了自己的土窑洞。与此同时,土窑洞里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孩啼,于是,李老汉就给他起了个小名——黄娃子。

当然,今天黄娃子也是有大名的,他叫李自成。

01、驿站被裁


黄娃子年幼时,家境贫寒,甚至曾被舍入寺庙,后沦落去放羊。放羊娃李自成少年时的一大喜好就是在放羊的间隙时舞刀弄枪。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黄娃子在兴趣的指导下,还真在武艺上有所斩获。

时间流逝,李老汉在贫困中死去了,他生前放心不下的儿子黄娃子终于有了一个算是稳定的工作,去了负责传递朝廷公文的驿站当驿卒,照看驿站马匹。

然而,好不容易有了稳定工作的黄娃子李自成,还没过几天舒心日子就失业了——精简驿站,充盈国库,这是崇祯上台第一年就办的一件大事。结果国库没充盈,却搞出个日后逼死他的农民军领袖。

在被撵出驿站的那个夜晚,这个身材魁梧,猿臂蜂腰,脸上的表情严峻刚毅,双眉紧锁的青年抬头凝望着着驿站的招牌,吐出一句狠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黄娃子当时的郁闷气愤可想而知。虽然驿站工作辛苦又卑微,但好歹还算是有固定薪水的官家皇差,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平日里也还有些油水可捞。因此,贫苦孩子黄娃子要谋到当驿卒的饭碗,真不是个容易事儿。

但是,皇帝一道圣旨便砸了他的饭碗,他却连说理的地方都没。


大明王朝掘墓人李自成的疯狂一生


02、怒而杀人


可是气愤归气愤,黄娃子走投无路,只能去向村里富户艾举人借钱。艾举人是个大方人,痛快地借了钱。可是到了还钱的日子,艾举人也要求他痛快地还钱。

没有工作的黄娃子天天坐吃山空,哪有钱还呢。几次索债不成的艾举人一纸诉状将黄娃子告到米脂县衙。县令将李自成“械而游于市”,在亲戚朋友帮忙还上债后,才被放出。

气性大脾气又不好的黄娃子,出狱后怎么也顺不过气来。他一横心,半夜溜到艾举人家里,把艾举人给杀了。

杀完人回家的黄娃子余怒未消,一路仍然怒气冲冲的。可是当他回到家,一场更大的变故正在他面前上演——黄娃子借钱养活的老婆韩金儿,正在和村上一个名叫盖虎的男人苟且。

这对偷情狗男女也真是撞枪口上了,杀一个也是死,杀一双也是死,黄娃子手起刀落,把这对狗男女也给杀了。

从这一天起,黄娃子不见了。不久,大家开始知道了他的另一个名字——李自成——命案在身,如何逃过一死?李自成选择的是到邻省甘肃参军,这样老家官府就不好拿他。

当时,杨肇基任甘州总兵,王国任参将。李自成当兵是一个好苗子,不久便被王国提升为军中的把总。

然而,军中也不好混,照样充满各种压榨,欠饷问题更是严重。当兵也要薪水吃饭呀,老是欠饷不发怎么能行?一次,在和上级领导争执中,忍不住的李自成失守将之杀死。

现在,当兵的路也被堵死了。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留给他的只有造反一条路了,遂一不做二不休,发动了兵变,走上了自己养活自己的草寇之路。

这时才是崇祯二年。

大明王朝掘墓人李自成的疯狂一生


03、迎闯王,不纳粮


李自成起事后转战汉中,参加了王左挂的农民军。

崇祯三年(1630年),王佐挂被朝廷招降,李自成转投奔张存孟(不沾泥),为队长 。

崇祯四年(1631年)四月,张存孟在陕北战败,降明。十月,洪承畴正式接任三边总督,对陕西境内的农民军开始灭绝性的打击。

崇祯六年(1633年),在家乡混不下的李自成率残部东渡黄河,在山西投奔了他的舅父“闯王”高迎祥,称“闯将”。同年,曹文诏率千余关宁军击败山西境内的农民军,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均逃到河南,并被曹文诏、左良玉等多路明军围剿。

崇祯九年(1636年),高迎祥被新任五省总督卢象升击败包围在郧阳山区。四月,后金建国改清,六月,清军第三次入塞。卢象升调任宣大总督抗清。兵部侍郎王家桢继任五省总督,高迎祥等得以突围。

高迎祥从傥骆谷进攻关中,在黑水峪(今陕西省周至县黑河口)兵败,被新任陕西巡抚孙传庭所杀。高迎祥残部投奔李自成,李便被推为“闯王”, 继续征战四川、甘肃、陕西一带。

崇祯十三年(1640年),李自成趁明军主力在四川追剿张献忠之际入河南,收留饥民。郑廉在《豫变纪略》载李自成大赈饥民的盛况:“向之朽贯红粟,贼乃藉之,以出示开仓而赈饥民。远近饥民荷锄而往,应之者如流水,日夜不绝,一呼百万,而其势燎原不可扑”。

自此,李自成军队迅速发展到数万,提出“均田免赋”口号,即民歌之“迎闯王,不纳粮”,开始拥有广泛的民意基础。

李自成终于成了大气候。

大明王朝掘墓人李自成的疯狂一生


04、破京灭明


崇祯十六年(1643年)正月,李自成攻下承天,被举为“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三月,李自成改襄阳为襄京,称“新顺王”,招抚流亡的贫苦农民,“给牛种,赈贫困,畜孽生,务农桑”,又“募民垦田,收其籽粒以饷军”。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一月,李自成在西安称帝,以李继迁为太祖,建国号“大顺”, 改西安为西京,封功臣以五等爵。

称帝后不久,李自成即下令东征北京。二月初二(3月10日),在沙涡口造船三千,渡过黄河,攻下汾州(今汾阳)、阳城(今晋城市阳城县)、蒲州(今永济),隔日攻下怀庆(今河南焦作),杀卢江王载堙。初五日(3月13日)进攻太原,牛勇、王永魁等督兵五千人出战尽殁,初八日,以守将张雄作内应,炮轰破城,蔡懋德自缢死。

在太原休整八天后,李自成兵分两路,一部由大将刘芳亮率领攻河北,自己同大将刘宗敏率主力部队北上宁武关,从北面迂回围攻北京。

李自成率领大军顺利攻下大同、宣府、昌平,于三月十七日攻到北京城下。此时,北京守城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崇祯急调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和江南明军率兵勤王,但为时已晚。

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率军攻破了北京城,崇祯帝朱由检万念俱灰,自缢于煤山之上。

大明王朝掘墓人李自成的疯狂一生


05、战败覆亡


李自成在攻陷北京后,开始被胜利冲昏头脑。这些农民出身的起义军将领以为攻陷了北京,除掉了明朝的皇帝,就是大功告成,可以坐享天下了。

李自成和刘宗敏等人都开始忙于修建宫室,搜罗美女,对明朝的官员进行追赃。而没有及时的追剿或招降依然据有江南的几十万明军,也忽视了重兵在握的山海关总兵吴三桂。

起初的时候,李自成是想招降吴三桂的。但是,由于义军将领在追赃的过程中,致使吴三桂的父亲吴襄自杀,更让吴三桂不能忍受的是,他心爱的宠妾陈圆圆也被刘宗敏抢了过去。

于是吴三桂一怒之下,投降了多尔衮。

在清军和明朝降兵的合击之下,李自成的大顺军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了陕西潼关。潼关之战,大顺军再次失利,被迫退出陕西,转战河南、湖北,准备夺取东南作为抗清基地。

但是,清军却对大顺军紧逼不放,派出重兵节节阻击。南明政权的明军也顺势攻击大顺军,导致李自成在湖北武昌、阳新、江西九江接连失利,东下的去路也被切断。

至此,李自成兵败已成定局。可是,牛逼的李自成并没有因此退出历史的舞台。

李自成遇难湖北通城县九宫山,被清初的公私著述如《明史》、《乾隆御批纲鉴》、《见闻随笔》、《罪惟录》、《怀陵流寇始终录·甲申剩事》、《明末纪事补遗》、等诸多史籍所记载,但是,李自成究竟死没死,却一直存在争论,《明史·李自成传》也无法搞清其殉难经过。

关于李自成最后的结局,以下列举三种不同说法供大家一看:

自缢说

其根据是清军统帅阿济格向朝廷的奏报,奏报中说:“……自成窜走时,携随身步卒仅二十人,为村民所困,不得脱,遂自缢死。”

但是后人认为,李自成久经沙场,果敢坚强,绝无自杀之可能。而且阿济格的说法,并非亲眼所见,故真实性甚低。

误死说

误死即误伤致死。清初吴伟业《绥寇纪略》中说:李自成率二十骑到通城九宫山,他让将士留在山下,自己上山拜谒元帝庙。当地村民“疑以为劫盗”,在李自成跪拜元帝像时,被村民从身后用荷锸击伤头部,李自成当即昏倒“不能起”。这时村民一拥而上,“碎其首”而亡。村民搜其钱物时,发现“金印”,方知道杀错了人,“大骇,从山后逃去”。

夹山寺禅隐说

1981年,湖南石门夹山寺发现一座古墓,考古人员发现墓主人奉天玉和尚违背僧规,按俗礼下葬,而葬俗又与本地葬俗不同,最后通过种种物证认为,奉天玉和尚很可能便是李自成。

但疑点十分明显:在奉天玉夹山出家的历史中,奉天玉和尚与当地官员交往密切,而李自成“陕北口音,四十岁多一点,一只眼睛瞎了”的相貌特征相当明显,很容易暴露身份。

分享到:

1、版权所有: 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未经许可不得使用、转载、摘编。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的作品,均转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站致力于提供正确、完整的健康资讯。本站所提供的任何健康资讯,仅供参考,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如自行使用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隶属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具有值得骄傲的历史,她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是我国最早成立的整形外科专业学科;其老一代整形外科大家朱洪荫教授、王大玫教授、孔繁怙教授等堪称我国整形外科事业的奠基人,为新中国整形外科从零起步,由弱到强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更多】

010-82266291(手术)

010-82266290(微创)

    更多>>

三院整形手机APP

下载安装:    

三院整形微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49号 电话:010-82264249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 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摘编 京ICP备05082115号-7 京卫网审[2012]第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