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科室新闻 >医院动态 >

搜人体艺术美女模特 _虚拟时尚的进击时刻

发布时间:2019-08-10 21:56:13   浏览次数:   来源: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
"

原标题:你会买一双虚拟的耐克鞋吗?

各大品牌争相推出虚拟服装、鞋子以及配饰,他们相信消费者会在虚拟时尚上花大钱。

2019年五月份,多伦多的一位技术主管 Richard Ma 花费 9500 美元为他的妻子 Mary 买了一条裙子。

这条裙子造型别致,状如斗篷,裙身银光闪动,带有微妙的彩色漩涡图案。不过,这其实不是一条真实的裙子。

阿姆斯特丹虚拟时装公司 Fabricant 完成了裙子的外观设计工作,而生产区块链产品的 Dapper Labs 公司将其打造成一件数字产品。Ma 在纽约区块链峰会的一场慈善拍卖会上,于开源区块链平台 Ethereum 购买了这条虚拟裙子。裙子的穿着方式有些特殊,Dapper Labs 会为 Mary 拍摄写真照,然后利用增强现实技术,给照片中的 Mary 穿上虚拟裙子,以便于她将美照社交媒体上。

虚拟时尚的进击时刻

Mary Ma穿着丈夫Richard为她购买的虚拟长裙 | 图片来源: Dapper Labs

作为一家区块链安全公司的高管,Ma 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消费者。不过,竟然有人愿意将 1 万美金花在一件数字服饰上,这也暗示着虚拟时尚新时代即将到来。

在科技界的某些领域,用户花钱购买虚拟服饰,就像是逛商场一样寻常。许多公司正在想方设法让虚拟时尚成为主流。

这个未来可能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遥远:Instagram 和 Snapchat 上,允许用户改变外观的应用程序非常受欢迎,Gucci 和 Nike 等品牌也开始使用增强现实技术,让购物者无需出门就可以“试穿”鞋服。美妆公司更是凭借各类滤镜,赋予用户精致容颜。

虚拟时尚的进击时刻

虚拟时尚行业的下一步工作,是让消费者相信,数字时尚也可以像实物商品一样引起追捧。虚拟时尚可以让购物者追随潮流,而不必担心浪费问题。这些产品还能为消费者赢得他们梦寐以求的社交货币——即社交媒体上的“赞”。此外,虚拟时尚还可以突破时装设计的极限,因为我们并不需要把实物生产出来。

消费者可能永远不会像对待真实产品那样去对待虚拟产品,但这并不意味着科技行业不会做出尝试。

游戏世界带来的启示

虚拟产品在游戏界流行已久。《英雄联盟》和《守望先锋》等网络游戏的玩家常常砸钱购买“皮肤”,为他们的英雄披上最新装备。

由 Epic Games 开发的《堡垒之夜》是一款风靡一时的网络游戏,在全球拥有超过 2.5 亿用户。据报道,这家公司光是销售皮肤每月就可赚取 3 亿美金。2019年 5 月,耐克还推出了两款专门为此游戏设计的 Jordan 虚拟运动鞋。

与游戏类似,社交媒体是为人们提供休闲娱乐的另一个虚拟世界。现代人花费在社交媒体上的时间与日俱增。互联网数据资讯中心(Global Web Index)的一项研究表明,Z 世代每天花在社交媒体上的时间约为 3 个小时。而市场调研公司 Nielsen 在 2018 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美国成年人每天有一半时间花在社交媒体上。

风险投资公司 Betaworks Ventures 的合伙人 Matthew Hartman 表示:“极少有平台能够像《堡垒之夜》这样,让用户花心思去装扮他们的虚拟形象,不过 Instagram 也是这方面的佼佼者。”Matthew 对很多社交媒体初创公司进行了投资,并对虚拟时尚技术十分感兴趣。

极少有平台能够像《堡垒之夜》这样,让用户花心思去装扮他们的虚拟形象,不过 Instagram 也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Genies 是一家成立于 2018 年 11 月的虚拟形象服务商,其首席执行官 Akash Niham 表示:虚拟形象在 Z 世代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这也为虚拟时尚带来新机遇。作为 Snapchat 旗下 Bitmoji 的竞争对手,Genies 允许用户依据本人或名人形象来创建属于自己的数字克隆,并让虚拟形象出现在通讯应用程序以及社交媒体上。

用户可以使用各类被称为“Wheels”的数字商品来装扮自己的虚拟形象,Gucci 和 New Balance 等品牌正在向 Genies 支付费用,让他们在平台中植入对应品牌的商品。Nigam 表示,人们对装扮虚拟形象有着浓厚兴趣,未来几个月,Genies 将在其平台中加入更多其他时尚品牌的虚拟商品,并推出收费服务。

花钱购买 Gucci 数字商品来装扮虚拟形象,与花费数千美金买一件货真价实的 Gucci 裙子还是存在天壤之别。但 Nigam 认为,数字商品可以起到培养品牌忠诚度的作用:“有些孩子在现实生活中买不起 Gucci,但她们可以在数字世界里过足瘾,这是一个切入口。”

各大品牌纷纷进军虚拟时尚领域

2018年 11 月,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时尚品牌 Carlings,推出了售价为 10 至 30 欧元的 19 套虚拟服饰。购买服务的消费者需要提交个人照片,然后技术人员就会据此创建身着虚拟服饰的个人 3D 形象。

Vice Media 员工 Stefanos Constantinou 购买了好几件虚拟服装,他说虚拟服饰不会造成浪费,这样他就能每天在 Instagram 上以新造型示人。

虚拟时尚的进击时刻

消费者穿着Carlings的虚拟系列服饰 | 图片来源: Carlings

Constantinou 说:“我拥有一大堆鞋子,而且很多都只穿过一两次,然后就放在角落里蒙尘。购买虚拟商品既可以晒出新造型,又不构成浪费,很是环保。”

这些虚拟服装与 Carlings 的实物产品销量相比,只不过是沧海一粟,Carlings 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拥有 200 家门店,而且 Carlings 的产品都售价不菲。但 Carlings 首席执行官 Ronny Mikalsen 表示,他十分看好规模化生产虚拟服饰。

他说:“我们每年都会向知名博主和网红寄去大量的免费样品,而这些人往往试穿一次就把它们搁在一旁,光是想想就觉得很浪费。而虚拟时尚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定制运动鞋品牌 Free Customs 创始人 Steven Vasilev 表示,虚拟产品还可能给运动鞋这类收藏品的造势活动带来方便。2019年夏季晚些时候,Vasilev(绰号 Zaptio)将与游戏皮肤开发者 Chris Le,以及专业电子竞技机构 Fnatic 的品牌总监 Benoit Pagotto,共同创办一家名为 RTFKT 的虚拟运动鞋公司。

RTFKT 将出售价格为 300 至 3000 美元的定制运动鞋,而且每双鞋都附带有对应的虚拟版本。顾客可以选择提鞋,或者委托我们为其保管实体鞋,然后使用虚拟运动鞋进行展示(虚拟运动鞋其实就是一个 AR 滤镜,可通过 RTFKT 应用程序对其进行访问)。

Vasilev 说:“社交媒体是运动鞋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的商业模式允许孩子们在无需开箱的情况下,展示他们新买的运动鞋。”

修复时装生产流程存在的漏洞

Google、Apple 和 Amazon 等科技公司都拥有一支强大的 AR、VR 研究团队,并为此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Instagram 也进军虚拟时尚领域。Facebook 旗下的 Spark AR 工作室成立于 2017 年,致力于为 Instagram 的 Stories 栏目设计滤镜和特殊效果。2019年 5 月,工作室宣布将开放这项技术,允许任何人创建自定义滤镜,虽然目前大多数滤镜的功能是改变面部表情,但 Pagotto 表示:“最终,这项技术将允许用户对肢体的其他部位,以及外部环境进行增强。一旦人们开始关注身体的其他部分,就会拉动对服饰或运动鞋等虚拟产品的需求。”

虽然虚拟世界前景广阔,但毕竟还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在边缘中求生存,希望虚拟现实技术能成为主流。

一些设计师则从环保角度看待虚拟时尚,希望能够借助这项技术减少不必要的浪费。

Facebook 旗下虚拟现实硬件公司 Oculus 的法国设计师 Clement Balavoine,携手 Adidas 德国总部数字时装设计师 Janis Sne,成立了时装品牌 Neuro Studios。过去几年,两位创业者一直在探索虚拟时尚。

虚拟时尚的进击时刻

制作一件虚拟服装的过程图 | 图片来源: Neuro Studios

Neuro Studios 的产品包括多功能背心、高腰运动裤和短夹克等服饰,价格在 200 美元到 500 美元之间,每件服饰都是先进行 3D 模型构建,后再生产实物。虽然 Neuro Studios 只卖出了十多件产品,不过据 Balavoine 介绍,他们的现阶段目标不在于盈利,而是为了证明可持续、以技术为驱动的服装供应链行之有效。

Balavoine 说:“我们正试图推广一种新概念。因为我们发现,服装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几十年来都没有改变过,而且这套生产流程极度浪费资源。虚拟时尚则要环保得多。”

一些品牌还利用虚拟形象对顾客的喜好展开调查。2019年早些时候,纽约服装公司 Claudette 在一个名为 Cade 的 CGI Instagram 角色上测试了一款产品,这个虚拟形象由初创公司 SparkCGI 创建。Cade 是一名金发碧眼、身穿 Claudette 圆领衬衫的“15 岁”网红,她在 Instagram 上拥有 10 万粉丝。Claudette 设计师 layan al-Dabbous 表示,虚拟时尚让他们能够在生产实物产品前,测试消费者对服装的喜爱程度。

她说:“Cade 的粉丝很喜欢这款衬衫,而且一直发来私信,问在哪里能买到同款衣服。我甚至不知道有虚拟时尚这种东西的存在,不过 Cade 也证明,在未来,这确实是一个推广服装和测试消费者喜爱程度的好方法。”

Kerry Murphy 是 Fabricant 的创始人,也就是 Ma 给妻子购买虚拟服饰的那家公司。Murphy 说,虚拟时尚至少可以优化送样流程。

Fabricant 最近为 VF 公司旗下的意大利品牌 Napapijri,制作了最新系列服饰的虚拟目录。Napapijri 计划在零售峰会上使用这些虚拟目录。Murphy 说,虚拟服饰可以减少浪费,因为他们不必为每位客户都派发实物样品。

这种类型的技术已经被一些公司采用,比如 Ann Taylor,BetaBrand 和 Hugo Boss,这些公司在设计过程中使用虚拟服装部分取代样品,时装供应链公司利丰也是如此。Murphy 说,一旦这项技术渗透到所有主流公司,他对时尚界能够减少浪费持乐观态度。

“设计行业很荒谬,让我想起电影行业的过去,实行着人工切割胶片。”Murphy又说道, “他们不断地尝试和犯错,当数字工具来到身边时,已经制造出大量浪费。 而如今使用数字目录,我们可以重复使用、循环利用、更改模板、超前思考, 既省钱又省时。”

(图片来源于BoF时装商业评论)

"
分享到:

1、版权所有: 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未经许可不得使用、转载、摘编。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医三院成(整)形外科)”的作品,均转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站致力于提供正确、完整的健康资讯。本站所提供的任何健康资讯,仅供参考,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如自行使用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隶属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具有值得骄傲的历史,她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是我国最早成立的整形外科专业学科;其老一代整形外科大家朱洪荫教授、王大玫教授、孔繁怙教授等堪称我国整形外科事业的奠基人,为新中国整形外科从零起步,由弱到强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更多】

010-82266291(手术)

010-82266290(微创)

    更多>>

三院整形手机APP

下载安装:    

三院整形微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49号 电话:010-82264249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原成形外科) 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摘编 京ICP备05082115号-7 京卫网审[2012]第0069号